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时姝颤着的逐渐恢复平静,了对方肩头的布料,她顿时到难堪又尴尬。

已经很回忆起那些事了,到她以为事已经翻篇,随着时间一起被遗留意的过往。

刚刚季任由她莫地哭泣,右又一地顺着她的,时姝能过于柔的作,被意的心思限放,像是从前的委屈穿越了时,被认地抚平着。

不得不说的是,时姝的很喜欢拥抱,和的这个拥抱让她心都的充盈,从前只能抱着绒玩,忽然变,好像安心的气息。

不过总归不能一抱着,,她,慢慢松,只是头还埋对方肩,不知该怎么起来。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