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要是齐放陈煜瑾那边,陈河就只能冒险的和陈氏作了,再刻意搞砸作,搞垮陈氏团,只是这样她也两败俱伤,

河咬了咬指,脑想起齐放当时看到她还是那副对她沉的样,她相信齐放倒向她这边的。

只是,或许她需要再给他些机才行。

越从头到尾都只是静静的观察着他姊姊,抿着着指甲的,说:「怎么了?担心?」

河让他的抚过己的指甲边缘,挲过指尖,随十指扣,她说:「你也知我的计。齐还没作,我得去找齐放一趟。」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