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姜晞细了半晌平复灼的刺,不知为何,他像了什么刺似的,忽然要得,一炷的功夫就来。

她微偏过头,他已经从去,正躺臂横过额头闭目养,似乎不打算再来。

一个月没见,不正该是最容易柴烈火的时候么,她刚浅尝到滋味,酥酥麻麻的还想再些鞭笞,他就没兴了?

姜晞又把头正回去,眸定定盯着侧靠墙的轻纱。

几息地爬起来到了他,把衍都惊了一,他睁眼拧着盯着她,问:你想什么?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