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他的声音楚的响起:“张柠檬,你这么,不太适说这些话………听着我都难过了……”说着话,他好像还尴尬的笑了笑。

耳机又被了回来,立声再了我的脑海。

“那你一晾着我!我怕你走啊!”我悄悄拢着,我觉得,我的话居然到让他到不适。不过,他的声音让我心安,我通过他的音确定,他不,起,甚至,我觉得他一定一照看着我,哪怕是要背单词,顺照看我。

我不期待他为我摘掉耳机回应我,他不是那么慈悲的,我要继续对他说话,继续话。

假如我能看到他,或是听到他的静,我,站起来,背过,低头,是眼前的暗和耳畔的,让我忘记了我此时处何处,为何。再被戴耳机的一刹那,我回到了虐的地狱,一披枷锁的我是等待审判的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