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脑袋被不属于己的记忆填,只依依到头炸了。

但她确实看到了,看到谢筱茹——最实的“谢筱茹”至今为止的全部记忆。

谢筱茹并非什么,不过是二十一世纪的芸芸众不起眼的一员。她从都市,记忆,城市的并不似汴京那样湛蓝,时常都是灰蒙蒙的,只数幸运的时刻才能窥见工业化雾霾掩盖之的蓝云。

始的时候,谢筱茹甚至不姓谢。

她的父她刚的那一年离了,法院将她判给了,没过着她改嫁给了一个样离异的男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