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顾怀川过去一以为己是冷淡。

这个年纪,的男始看、谈恋、甚至果的时候,他更乐意把时间用来习题,或是攻克几个他不懂的难题,闲暇时他的放松方式则是他就喜欢的绘

他连的经历都不算太,只然而然地晨的时候才己的随意地解决一需求,这之前,他从来不对任何一个这种

他也是这段时间才现,他并不是己以为的那种淡漠的,当他始对兴致以,他那浓重的、强烈的、好似底洞般怎么也得不到求,晰地指向了一个截然不的方向——他的望十分地旺盛。

等到他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的展早就已经超了他能用的范时候他甚至己已然和那些随时随地的野兽异。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