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火炸声轰鸣而起,耳边的声音都逐渐远去,到再也听不进任何声音。

茫,措。

曲吝不相信他死了,我也不信。

那个那么轻易死的,问完方谈起因经过我更确信他没死,一定没死!

我要去找他!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