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这是阿时候玩的吗?”灵笑倩兮。她怔了怔,心底一页似被微拂起,又很去,微笑:“不是,这是一个伯伯送的。把它放回去罢。”地放,又爬到她膝:“灵也喜欢,让那个伯伯也送灵一个好不好?”她轻抚过柔软的额,遗憾叹:“那伯伯已经去世了,也不知,如果他,想来也得像他那样好看。”灵听得懵懂,只晓得那伯伯不能送礼己,眼珠一转,:“不怕,灵爹爹呢,让爹爹给我买!”她也笑起来,晰地觉到心底翻的一页又被拢尘封,点头:“是呀,咱们你爹爹呢。”

-

烟柳桥,帘翠秋桂,十,她西湖的山软渡过了,与他赏四季更迭,如诗如的匆匆年。转眼间,懋了功,灵,她与他又了祖父祖父,最乐的事含饴孙。

近年来,贾似专权误,襄城兵凶战危,他整叹,渐渐不支。

弥留之际,他攥紧懋,一:“照顾……你……”懋泣不声,哭着唤翁翁。她看了他一眼,遣散孙,将己皱他枯瘦的,低呢喃:“山,咱们还,你再等我一回,好不好?”他已不能言,唯依旧柔如故,与她就此缘定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