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抵达曦月居之前,宋黎让周野渡座去。

他凶恶煞的眼,那种心虚来,宋黎只好央求他:“很喜欢你,要是被徐南现你跟我一起,他告状的,到时候我就命不保了。”

徐南等着,宋黎摇窗,他把包递给她:“怎么样?昨晚没喝吧?”

宋黎趴和他对话,“我当然没是你和喝的最好不好?”

徐南,“别说了,头还疼着呢。”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