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叶惜穿过数回廊,进正厅一观,果然瞧见宁微羽旁,正端着茶喝。

“呦,是哪阵把宁侯府世来了,是令寒舍蓬荜辉啊。”叶惜边说边走向了

宁微羽嘲讽的说:“叶王爷迟迟未归,是又哪处逍遥了?”

叶惜冷冷一笑:“宁世还没嫁进来呢,就急着管起王的事了?”

宁微羽听到她没称“我”,而是了“王”,气了,急忙:“你知我不是这个意思。”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