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晚餐很别,一的安排,临时要求法餐。

的任限包容,陈阿姨业务脉广,两个电话为他价请来厨,班底刀和食,从别墅进进忙忙碌碌,终于赶九点前菜。

餐桌放了两个镂银烛台,一共点着十根蜡烛,古典镶边瓷碟,银刀叉,餐巾,,和鲜——浅不的紫玫瑰。

一切都很正式,细节严谨奢华,像要宴请贵餐桌边的只许知末和经病

他没穿,依旧是衬衫和蓝灰西装马甲,拿掉了领,领一颗扣,袖管卷到肘,紧实的臂,看去轻松随意……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