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落落,你今吗?”

半个月,某个没课的午,舍宿舍问她。

“怎么了?”

“我不是报了迎的节目嘛,今排...你的话能不能去帮我录个像?我想看看进步。”陈摇着她的,“好落落,没事就跟我一起去嘛,请你晚饭。”

确实也没什么事。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