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

 宋程程揪住林牧研前的衣,伸尖轻轻他的

她的脑就被林牧研的扣住,他另一只她的腰,与此时他张回应了起来。

宋程程却择挣扎了起来,她地咬了一林牧研的尖,趁林牧研痛怔忪的时候了他。

“不、不该这样的,对不起林,是我先犯的错,我…”宋程程一连退几步远,低着头向还的男歉。

林牧研站地呆了一,才哑声:“…我也了。抱歉宋。今也是我冒犯,你就当什么都没…”

容不全,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